2018-2-22 9:20:00

  2018年政策已经追求高速增长转向更高质量的增长,三大攻坚战、防范“灰犀牛”风险,已经成为决策层的首要任务。在此背景下,预计去杠杆与环保等措施的落实会更加深入,投资也难免受到影响,延续2017年整体回落的态势。

沈建光:未来投资增速将持续放缓……
2018-1-16 8:41:00

  在笔者看来,此时考虑适度放宽去年稳汇率采取的过严资本管制,有助于促进资金双向流动,增加人民币在合理范围内的双向波幅,以缓解汇率单边升值与贬值产生的资金单向大规模流进流出风险。

  1月15日,人民币兑美元在岸、离岸双双升破6.42,创2015年12月以来的新高。一周前,中国央行暗示取消人民币中间价定价中逆周期因子,可以理解为汇率警报解除,央行对人民币稳定信心的增强,未来考虑走势更多让市场决定汇率与重启人民币国际化的标志。然而,即便去除逆周期因子之后,人民币仍然涨势如虹,超出不少投资者的预期,更是与去年年初,逆周期因子推出时,人民币面临的大幅贬值的背景大相径庭。

  在笔者看来,当前人民币走势升值,并不难以理解,主要一方面与美元拐点出现后,美元持续走弱的大背景有关,符合笔者近两年来看跌美元的逻辑;另一方面,也与基本面因素,如国内经济整体向好,去杠杆背景下,货币政策中性偏紧,以及推动供给侧改革的预期相关。

  实际上,早在2017年逆周期因子推出时,笔者便发文谈及其背后的原因。在笔者看来,加入逆周期因子其实并无实质意义,只是为当时央行采取稳定汇率措施,扭转贬值预期提供一个支持理由。毕竟中国汇率改革一直强调的都是有管理的浮动政策,即在正常市场环境下,增加汇率弹性与浮动是汇率改革的主要方向,而在金融风险加大的特殊区间,央行也从未承诺放弃采取行动,以维持汇率在其认为的合理区间。

  当然,去年5月底央行采取逆周期因子后,人民币连续4个月升值,但在笔者看来,其主要与同期美元贬值的大背景相关,并非央行逆周期因子起到决定性作用。正如笔者在文章中提到的,美联储加息未必导致美元升值,历史经验表明加息后美元贬值是大概率事件。与此同时,美国的政治不确定性,欧洲经济的积极表现等,也都使得欧元相对于美元反弹,成为2017年的强势货币。

  展望今年,笔者依然认为,美元将整体保持弱势。2018开年,美元继续走弱,美元指数已经跌至近90,甚至在美国税改通过与美联储加息的双重提振下,美元仍然延续低迷走势,恰恰验证了笔者美元已是强弩之末的观点。而考虑到特朗普税改的中期隐忧,欧洲经济的强势复苏,当前欧洲政治风险的降低,以及英国软脱欧的概率增加,笔者预计,2018年美元仍将保持弱势,相反,预计欧元会延续2017年的强劲走势,年内欧元兑美元有望升值至1.3。

  而从国内来看,基本面的改善为近期人民币升值提供支撑。一方面,2017年中国经济止跌回升,表现超出预期。新经济欣欣向荣,中国“新四大发明”领先全球,近年来中国出口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不降反升。而正如笔者近日在华盛顿演讲时提到的,2018年中国零售业销售额有望取代美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零售市场,是中国崛起、经济影响力举足轻重的又一例证。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加大去杠杆的力度,货币政策保持中性偏紧。与全球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相对应,当前中国央行也在采取偏紧的货币政策,如2017年12月美联储加息25个基点之后,中国央行则上调了逆回购和MLF操作利率5个基点,根据便显示了外部环境变化对中国货币政策的影响。与此同时,融360数据显示,2017年房贷利率上行,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由年初的4.46%上涨至年末的5.38%,接近基准利率上浮10%的水平。在笔者看来,这亦是出于防范金融风险,抑制资产泡沫的考虑。


……
2018-1-12 15:35:00

美国税改作为特朗普上任总统以来最大的成就,将在今年1月付诸实施。针对这30年来美国最大规模的税改,国内普遍认为,税改对美国经济存在利好,能够刺激企业资金回流美国,并增加劳动者的现金收入,利好消费,刺激股市和分红,并对通胀有好处,对于美国经济而言是灵丹妙药。

  然而,笔者近日与美国投资者交流后发现,上述观点未免太乐观了。相反,他们认为,特朗普税改收益最多的是富人以及低收入人群,大部分中产阶级并未得到多少实际好处,反而不少人群赋税增加,这使得从长期来看,贫富差距并沒有改善;同时,美国经济的症结在于偏低的劳动生产率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制约企业投资,税改无益于二者的解决,反而从长期来看加重赤字以及拖累经济增长,并非良方。更进一步,今年美国议会中期选举,而一旦共和党丧失两院中一院的主导权,特朗普政策将面临更大的变数,实为饮鸩止渴。

  美国税改药不对症

  去年底笔者访问了美国波士顿,旧金山,纽约,费城等地,与美国同事以及海外基金经理交流较多,发现在这些美国中高产阶层对特朗普税改的看法是出奇的一致,即没有太多乐观的期待,反而是多加了一些抱怨,对税改前景也充满担忧。之所以如此,在于笔者交流中普遍得到的以下几种解释:

  第一,特朗普税改收益最多的是富人以及最低收入人群,大部分中产阶级并未得到多少实际好处。例如,提高遗产税起征点,将惠及美国最富有的排名前0.2%的家庭;商业房产等资产抵扣税赋,也有利于拥有商业地产的富有经营者;而原本只有大学教育可以享受的税收减免529计划,改革后也适用于K-12私立学校教育,其受益者仍然是能去私立学校就学的富有家庭。相反,原有可以抵扣个人所得税的州税、地方税则将改为不能抵扣,税改案中针对新购置房产的贷款利息扣除额限额从目前的100万降低至50万,将地方财产税抵扣额从目前无限制,改成最高只能抵扣1万元。这使得笔者接触到的大部分中高产阶级而言负担不降反升。


……
2017-12-11 9:05:00

随着全球经济的普遍复苏,当前全球贸易活动已经表现得十分活跃,大部分国家一改去年低迷的情况,实现了进出口的高速增长,令人欣慰。

2017-12-6 7:55:00

展望未来,发达国家经济反弹态势能否持续、全球货币政策整体收紧态势如何演绎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未来中国金融市场、货币政策的走向。

2017-11-30 8:45:00

  加强金融监管符合决策层对于防范金融风险的整体要求,而推出时点早于预期,资管、互联网、房地产等多领域监管的同时加码,使得这次监管风暴看起来比预想的更加强烈。

2017-11-1 8:42:00

  金融危机造成的影响仍在持续,特别是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虽然用到了极致,帮助经济增长有所恢复,但劫贫济富的政策却催生了公共政策领域的危机,给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增加了变数。

2017-10-20 8:10:00

  可适度下调对经济增长目标的要求,考虑到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超预期,已为实现到2020年收入翻一番的目标提前预留了空间,建议明年增长目标下调至6%-6.5%,为去杠杆和改革创造条件。

2017-10-13 7:53:00

  北欧国家确实有其优势所在,但其制度也并非完美无缺,对从业者的过度保护以及近年来高福利政策与难民问题带来的社会矛盾也有所增强,未来也存在改进空间。

2017-9-28 8:21:00

原文首发于FT中文网《沈时度势》专栏

金融危机是不幸的,其短期内造成的经济急剧下滑、失业大幅攀升以及资产价格缩水的负面影响,使大部分群体都遭受损失。但是,危机又为理论创新提供了土壤,几乎每一次金融危机都会催生新一轮的理论繁荣,正如凯恩斯理论之于大萧条,供给学派之于滞涨,以及华盛顿共识走下神坛之于亚洲金融危机。如今距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已有十年时间,笔者对本次危机及各国应对经验与教训有三点反思。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