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1 9:05:00

随着全球经济的普遍复苏,当前全球贸易活动已经表现得十分活跃,大部分国家一改去年低迷的情况,实现了进出口的高速增长,令人欣慰。

2017-12-6 7:55:00

展望未来,发达国家经济反弹态势能否持续、全球货币政策整体收紧态势如何演绎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未来中国金融市场、货币政策的走向。

2017-11-30 8:45:00

  加强金融监管符合决策层对于防范金融风险的整体要求,而推出时点早于预期,资管、互联网、房地产等多领域监管的同时加码,使得这次监管风暴看起来比预想的更加强烈。

2017-11-1 8:42:00

  金融危机造成的影响仍在持续,特别是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虽然用到了极致,帮助经济增长有所恢复,但劫贫济富的政策却催生了公共政策领域的危机,给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增加了变数。

2017-10-20 8:10:00

  可适度下调对经济增长目标的要求,考虑到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超预期,已为实现到2020年收入翻一番的目标提前预留了空间,建议明年增长目标下调至6%-6.5%,为去杠杆和改革创造条件。

2017-10-13 7:53:00

  北欧国家确实有其优势所在,但其制度也并非完美无缺,对从业者的过度保护以及近年来高福利政策与难民问题带来的社会矛盾也有所增强,未来也存在改进空间。

2017-9-28 8:21:00

原文首发于FT中文网《沈时度势》专栏

金融危机是不幸的,其短期内造成的经济急剧下滑、失业大幅攀升以及资产价格缩水的负面影响,使大部分群体都遭受损失。但是,危机又为理论创新提供了土壤,几乎每一次金融危机都会催生新一轮的理论繁荣,正如凯恩斯理论之于大萧条,供给学派之于滞涨,以及华盛顿共识走下神坛之于亚洲金融危机。如今距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已有十年时间,笔者对本次危机及各国应对经验与教训有三点反思。


……
2017-8-2 7:49:00

【原文首发于2017-07-19FT中文网 】

特朗普医改提案失败、通胀不及预期、美联储鸽派言论重创了美元指数。如今美元指数跌至95以下,比去年特朗普行情时的美元高点回落了8%,与此同时,欧元突破1.15,今年以来涨幅超过10%。美元拐点确立与欧元复苏符合笔者在今年一系列文章如《本轮美元周期已经接近顶点》(4月9日),《欧元复苏是否开始?》(4月27日)等中的判断。
 

在过去一年多的一系列文章中,我屡次提及了强势美元难以持续的逻辑。尽管去年由于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扭转了去年上半年已经出现的美元走弱势头,但在今年欧洲经济转好,政治风险降低,美国经济不及预期,以及特朗普政策面临阻碍的背景下,被推迟的美元周期拐点终于出现。过去一年,我坚持唱空美元的逻辑主要有以下八点:

逻辑一:美国经济情况低于预期

我曾在《十大因素预示美元已是强弩之末》(2016年2月4日)文章中提到弱势美元的诸多原因,如今看来,大部分理由仍然成立。从经济数据来看,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向好势头是有所高估的,而今年真正令市场感到鼓舞的反而是强劲的欧洲经济,美国经济实际上低于预期。IMF在今年4月中旬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乐观的上调了大多数主要国家的经济预测,唯独保持美国预测不变,而近期甚至将美国2017年经济增速调低0.2个百分点至2.1%,源于其税改方面进展缓慢。

消费是美国经济主要动力,但近两个月美国零售销售数据连续两个月下滑;制造业数据也是好坏参半,ISM制造业指数创两年来新高,但工业订单降幅较多,5月工业订单环比下降0.8%,为去年11月以来最大。就业整体不错,6月美国非农就业增长22.2万,高于预期,失业率小幅上升至4.4%,但工资增长缓慢,平均小时工资环比增长仅为0.15%。同时消费者信心指数下滑,7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仅为93.1,低于预期的95.0。收入提升缓慢,消费者对前景并非乐观,制约消费对增长的拉动。

逻辑二:特朗普政策不及预期

去年年底,推高美元的是市场对于特朗普政策的乐观预期,我也曾在当时发表文章《特朗普胜选,为何人民币加速贬值?》(2016年11月18日),提到了其中的原因。但我一直认为市场对特朗普行情的期待有所高估,一旦落空必将加剧美元反转。

今年特朗普经济政策落实缓慢,政治丑闻频发,都证实了如此。例如,特朗普医改提案失败,税改推迟以及基建投资面临高涨的债务堆积的制衡。而政治方面的丑闻接二连三,近期其长子小特朗普公开俄罗斯在去年支持特朗普大选的电邮使得“通俄门”事件雪上加霜。不少观点认为,特朗普面临执政危机,甚至是否会又一个“水门事件”亦在讨论之中,这种不确定性对美元形成冲击。

逻辑三:美国通胀低于预期,美联储表态更加鸽派


……
2017-6-23 8:40:00

这几年来,中国债务率逐年攀升,债务风险已引发穆迪下调中国主权债务评级,并加剧了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增长可持续性的担忧。但一面是企业债务高企、工业投资复苏,一面却是创历史低位的投资贡献率,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固定资本形成对增长的贡献仅为18.6%,远远低于消费77.2%的贡献,创下十几年来的新低,上述差异着实令人疑惑。


阅读全文 | 回复

2017-6-13 8:12:00


笔者并不认为,央行汇改意在人民币升值,且短期人民币走强也并非趋势性的态势。当然,虽然6月美联储再度加息,但在笔者看来,美元拐点或已经出现,欧元也有反弹态势,笔者同样不认为,人民币会像前两年一样有大幅贬值的空间。

央行修改中间价公式意欲何为?

  今年以来,人民币一改过去两年对美元贬值的态势,中间价对美元汇率整体升值2.24%,其中尤以5月26日央行对汇率中间价机制进行修改、加入了逆周期因子之后,人民币短期内升值的态势十分显著。这让市场产生疑问,央行此时修改中间价公式意欲何为?是否意味着央行有意引导人民币汇率重拾升值区间?而美联储6月加息在即,未来人民币还有贬值压力吗?下半年人民币的走势何去何从?

  央行意图并非引导人民币大幅升值

  在笔者看来,央行修改汇率中间价机制的举动并非意在引导人民币重回升值空间,而是意在维护人民币币值稳定,为接下来美联储加息预留空间。具体来看,支持笔者判断的原因有如下几点:

  其一,加入逆周期因子与有管理的浮动异曲同工,并非汇率机制的实质变化。

  很多观点认为,央行此次启动汇率中间价改革,在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形成机制上,除了前日收盘价和一揽子货币的考虑因素外,加入逆周期因子是央行强化对汇率管制的标志。但实际上,笔者认为,中国汇率政策一直强调的都是有管理的浮动政策,央行从未放弃采取行动以维持汇率在其认为的合理区间,过去两年的实践也恰恰证实如此。

  笔者认为,此次明确提出逆周期因子与有管理的浮动异曲同工,并非汇率机制的实质变化,而只是在过去两年贬值压力较大,央行不得不出手稳定汇率的实践总结基础上,更为旗帜鲜明的表明其稳定汇率的意图。

  其二,加入逆周期因子可能是一项新的尝试,向市场明确表明其维持汇率稳定的决心和意图,以引导市场预期,进而降低干预的成本。

  毕竟早在今年年初,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美元,人民币面临跌破7的压力之时,有观点认为央行将不得不在上述指标中二者择一做出选择。笔者当时提出,“保外储还是保汇率”是个伪命题,如今看来,2月以来外汇储备增加与人民币升值同时出现,也验证确实如此。但反思来看,当时这样的提法确实增加货币政策操作无谓的约束,也加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增加了维持汇率稳定的成本。

  其三,修改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加入逆周期因子,是央行对于6月美联储加息,人民币可能面临贬值情景的一种提前准备。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